insight · dao · 2016-08-17 · yuex

相比于费城、纽约、三潘这种城市,匹兹堡无论从历史、文化、科技上的名声都不太响亮 。但细说起来,匹兹堡也算得上是改变了美国历史进程的城市之一。法印战争的第一枪就 是在匹兹堡打响的。而法印战争作为英法七年战争的美洲战场,为美洲殖民地赢得了大量 土地自是不在话下。更重要的是,英国政府在战后为了弥补战争开支,开始向美洲殖民地 征收印花税,而这最终导致了美国独立战争的爆发。来到匹兹堡之后,我有见闻一二,分 享如下。

哥伦布骑士团

我住的地方不远就是匹兹堡的 圣保罗教堂 。当然,全世界各地有很多圣保罗教堂,这 里单说匹兹堡的这一间。这间教堂是罗马天主教匹兹堡教区的主堂。天主教堂的建筑风格 一般都是哥特式或者巴洛克式的,极为富丽堂皇和雄伟恢宏。不过这里想说的是教堂门口 正对路口那个奉给 哥伦布骑士团 的纪念碑。

knight_of_columbus

图中两棵小松树之间的纪念碑就是奉给 哥伦布骑士团 的。哥伦布骑士团是在美国组建 的服务于天主教社区的志愿团体。成员必须是天主教徒。JFK 也是其成员之一。这里想说的 是 哥伦布骑士团 的信条

In service to One
In service to all

这两句信条恰好契合于中国士人精神 “ 精一执中,民胞物与 ” 中的 “ 精一 ” 与 “ 民胞 ”。所以你 说这东西方的价值观到底又有多大的差别呢?

送你上西天

CMU 校园的中央校区那里有一个 Walking to the Sky 的复制品。很多人对这件雕塑所 要传达的意义表示费解,觉得这和 CMU 没有什么关系,并戏称其为 “ 送你上西天 ” 来调侃学校 课业之重。

walking_to_the_sky

不过在我看来,这件作品所要传达的意义很明显。今日他人助你波罗密,明日你助他人波 罗密。写到这里,突然想到子张问行,说来就是 “ 忠信笃敬走天下 ”,不管是地球的这一边 还是那一边。我觉得老祖宗是诚不我欺也。

卡大善人的遗产

CMU 最早是由卡内基技术学院和梅隆学院并校而来的。这两所学院都是用捐赠人的名字命名 的。卡内基指的是 安德鲁卡内基 。卡内基出身社会底层,依靠技术创新成为了美国钢 铁大亨。然而有钱之后,他选择将这些钱全部捐出去,盖博物馆,建图书馆,修国家公园 。为的就是能给像他一样出身贫寒的人提供接受教育的机会。而匹兹堡作为卡内基的发家 之城,更是存有大量的以卡内基名字命名的公共设施。卡内基之于匹兹堡很像韦恩之于高 谭市。

卡内基一生总共捐赠了相当于 2015 年 770 亿美元的财富。在其弥留之际,卡内基更是将自己 的一生总结为以下的格言,颇有陶朱公范蠡的风范。

To spend the first third of one's life, getting all the education one can.
To spend the next third, making all the money one can.
To spend the last third, giving it all away for worthwhile causes.

当然,卡内基的一生也有值得讨论的地方。但此间世界哪里有十全十美的人事物。如果是 以求全责备的心态向外看,终归是自己得不到进步,而与他人无碍。卡大善人还有一句名 言,可能是大家更为熟知的

人这一辈子,最可耻的就是,人死了,钱没花了

当然,这些钱要花在值得花的地方才叫花得值。

后记

要说这些见闻有多稀奇呢?实在是一点也不稀奇,都是老祖宗们几千年来反复念叨的东西。

-EOF-